|
当前位置: 首页>>魅力鹿城>>旅游商南>>资讯>>正文
夏天的上苍坊
发布时间:2018-07-16  

今年春夏之交雨水特别多,尤其到周末难以见晴天,“阳光户外”因没有艳阳高照的周末,尤如一头困狮毫无用武之地,可它内心在涌动,大自然在召唤它,一旦从困境中走出,那怕舒展一下筋骨,也会驰骋于天地之间。

5月12日驴友相约再走上苍坊,感受夏天的上苍坊的神韵,我们一行八人驱车来到上苍坊下,9时弃车进入上苍坊化耳沟,清晨的露水还没有落尽,林中湿气太重,才下过雨路面湿滑。山坡上一棵猕猴桃花开正浓,蓬蓬勃勃的开满一树,我未曾看到这么繁多的猕猴桃花,那花不是金黄色,而是鹅黄色,淡雅、洁净、旺盛的花一簇一簇的藏在硕大的叶子里,是有点害羞吗?想躲起来又不经意间露出花容,像是成群结队的黄蝴蝶聚在一起结成的蝴蝶花,还在煽动翅膀呢。这棵猕猴桃攀上10米多高的树上,又伸向旁边的树枝,把这一片树都爬满,几棵树都开满了花。也见过猕猴桃树,稀疏的花,低矮的架,唯独这棵猕猴桃长得高,花开的多,你是猕猴桃中美女子吧,高挑、俊俏、热烈又有内涵,身处山中不被宠爱,依然甜美可爱、鲜亮无比。

上得山来看到一座一米见方的青砖残墙地基,此地唤作土地岭,残存的是土地庙,庙后的山脊直通上苍坊古寨,翻过土地岭可到上千庄。我们分两路,一路直奔古寨,一路原地待命。约莫过了半小时,他们返回,说看到野生天麻开的花,查看手机上照片,孤立一支,一尺余高,让我想起魔芋花,能看到天麻开花实属不易,有人苦苦寻找没有结果,可遇不可求,几天或一夜过后,花谢茎腐什么痕迹也不会留下。

翻过土地岭,下山谷,树高沟深,一片阴暗,林下芳草鲜美,野花遍地,下谷底,隔竹木,闻水声,哗哗然如万马奔腾。

到水边被一片绿色的大毡子惊住了,河岸生长着半里路的野鸡翎,高过人腰,中无杂草,青青一片,水肥草美,这是他们地盘,宛如一条绿色的毯子。河水从青草中流出,水声潺潺,清澈见底,游鱼细石,清晰可见,河中的石块露出水面,铺满苔藓,绿的逼你的眼,像刚从水里洗过一样,苍翠欲滴,抓一把轻轻一捏,水从指尖溢出,那水也好像带着绿。一个一个的铺满苔藓石头像是兔子披着绿衣在水中嬉戏,苔藓太爱河水,以至于两岸的山石也长满苔藓,溪水清了一条河,苔藓绿了一条河。

沿着河水往上走,地形变得开阔,水边的耕地荒了多年,长满青草,片片竹园间隔分布,茂密的竹林里新竹与枯竹并存,今年的竹笋长有一人多高,过不了几年会长满这片荒地,遗弃的瓦房就在竹林旁边,当初人们来到这里开荒种地,修路建房,柴方水便,与世隔绝,山高皇帝远,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,随着改革开放,人们走出大山,慢慢的忘记了自己的家园,迁到他处,这里变成荒山野岭,这就是上千庄,一个地图上还查得出的乡村。

我们走到村子尽头,往前走几乎不可能,林深草长,无路可走。找一处水边竹林,吃过干粮返回,走到下山听到哗哗水声的地方,开始探秘上苍坊的峡谷瀑布。

上苍坊的峡谷瀑布全长4公里多,从高的十几米到低的不足一米的落差,大大小小的瀑布几十处。有的把山石拉开一道豁子,像是人工开凿一样,水流下落,拍击岩石,泠泠作响,一道白练,像从天空飘落,瀑水所到之处,两岸峭壁,郁郁葱葱,青蔓、绿苔、黑石、白练色彩鲜明;有的聚在一起,宽不过一米,是仙女浣纱,那一缕白纱随水而动忽然飘起又贴在岩石之上,丝滑飘动;有的从高处落下,遇到岩石变了方向,迂回下落溅起颗颗珍珠散落潭中;有的从巨石缝隙流出,左右分开,断断续续,分成几截,是上帝之手画的油画吧;有的瀑布低低的,却层层叠叠,铺在河道里,与河边的窄叶兰草相映,轻歌曼舞,或在四壁都是青苔的红色河石上缓缓流过,似轻抚琴弦,浅吟低唱。飞瀑下方必有一方潭水,有的深不见底,似一块蓝玉,有的狭长水浅,似明镜照出绿树青山。坐潭边,轰鸣声入耳,清凉甜水入口,飞沫抚慰脸颊,离开潭水,余味未尽。

有几处瀑布你到不了跟前,两岸高山如同刀削,只能翻越几道山梁才可到瀑布上方,也因为站的位置不佳,看不出它的美妙,如果涉水放绳索攀岩而上,近距离感受它,岂不美哉?

靠近上苍坊入口处,瀑布渐少,河里巨石遍布,高山峡谷中树木疯长,高的可达20多米,行走林间如同黄昏之时,有人戏说“谁把灯关了”,出峡谷,豁然开朗。

这次穿越上苍坊走了一条环形路,用时8小时,行程15公里,是穿越上苍坊的极佳线路,山花烂漫,石寨耸立,原始森林,大片竹林,高山峡谷,飞流瀑布,一览无余。金丝峡美在大气,上苍坊美在玲珑,上苍坊就是少金丝峡。

这就是夏天的上苍坊。(蔡红旗)

上一条:商南:大秦岭封面处处是风景

下一条:来金丝峡溶洞漂流,让您如痴如醉

关闭

党政机关

网站标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