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当前位置: 首页>>魅力鹿城>>旅游商南>>景点>>正文
春染金丝峡
发布时间:2018-05-04  

金丝峡赏春,另有一番情趣。但不必太性急,金丝峡的春天脚步来得慢,因而春意更浓,情味更足,象陈年老酒。

丹江沿岸早已换上春的盛妆:桃林红粉尽染,十分热闹;杨柳随风婆娑,倍加妩媚;鹭鸶独脚直立,悠闲自得;野鸭黄掌拨波,富有诗意。就连狗也撒着欢儿,追得风筝在天上乱飞……

金丝峡似乎才接到春的消息,层林抹上了一层薄如蝉翼的淡淡的绿,只有诗人的敏感才能觉察得到。草试探地露出自己的锋芒,很灵感地反应着春的气息。水草好像才从冰的铠中挣脱出来,炫耀着自己的自由,摇头摆尾,很轻佻,不时地撩拨着小溪的浪花,让人爱,惹人恋。

随着初夏临近,金丝峡这才算打扮一新,如婷婷玉立的妙龄佳人。桃花粉红、连翘花嫩黄,桐籽花吹着小喇叭。一团团、一片片如紫云笼罩东山西岭的,是花开正艳的紫薇。峡里峡外,绿的翠绿,白的玉白,各种颜色簇拥着,热烈而不杂乱,很有理智。整个金丝峡变成绿的海洋,花的世界。就连不起眼的叫不上名字的林间小花,一簇簇,一片片,努力地开放,还挂着露珠,透着晶莹,活生生,水灵灵,娇滴滴,散发着诱人的香。此时此刻,你席地而卧,浑身放松,尽情呼吸这如过滤过的带着丝丝清香的空气,聆听着百鸟千虫为显示自己音乐天赋而合奏的自然交响曲,任凭穿红着绿的鸟儿使人目眼花缭乱地轻歌劲舞,任凭蝴蝶和蜜蜂在头领上绕来绕去,任凭甲虫慢条斯理地在身下钻,蚂蚁肆无忌惮地在身上爬,你仿佛溶汇于大自然之中,必然心清气爽,宠辱皆忘,如处世外桃源,你一定会由衷地赞叹人间还有这样美丽的仙境呢!其实仙境也未必如此美妙绝伦。

不要就此心满意足,这还远不够,这只是金丝峡春的轮廓,你还未看那水、那石、那山、那峡呢,它们在春天里更能显示金丝峡的灵性和精神。

金丝峡的水,本来就堪称一绝,春天里更显秀美。它不像夏天的那样脾气暴躁如雷,不像秋天的那样闷闷不乐,老成持重,更不像冬天的那样挂满冰枪雪剑寒气逼人。你看它们刚脱去冬的禁锢,有的从幽深的峡谷中蜿蜒而来,有的从石窟中喷涌而出,有的从山崖上破天而降,有的自深遂的溶洞里蹒跚而至。它们汇聚到峡底,团结紧凑,奔涌向前。一会如巨龙腾飞一跃而下,一会儿如丝如雨化为拂尘,一会儿飘逸潇洒如串串珍珠,一会儿如万马奔腾呼啸而去。象技艺高超的魔术师,不断地变幻着手法,使人耳目一新。金丝峡的春水,经过冬的沉默和积淀,分外清,格外凉,不含一点杂质。这水清的可怜,就连水中的鱼也透着亮,如水晶制成的工艺品,鱼脊、鱼骨、鱼刺也看得分明。这水凉得袭人,只要你喝上一小口,凉气顿时传遍全身,刹时除去浑身的燥热和尘埃,使人气爽脉和,脑清目明。

金丝峡的石是奇石,山是怪山,春日里,它们更是披上一层光怪陆离的迷人外衣,更显灵气。金丝峡的石头绝不象鹅卵石那么圆滑,它们表面皱皱巴巴,象饱经风霜的老人的皮肤,而都有形有状,有的如金鸡独立,有的如罗汉打坐,有的如猛虎下山,有的如金刚高站,更是威风凛凛,笑傲江湖。春天来临,他们一改冬日的沉默老成,立马变得轻浮起来,有的在头上插上一枝花,有的在屁股上抹上一点红,让人揍腹大笑,忍俊不禁。最奇的是一块大方石上,无端地生出一棵树来,人称“石生树”,这树如在土里长出的一样,按期露出叶尖,还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欲放还羞地挂满花蕾,这真是一棵生命力极强的树,只有金丝峡才有这样树,我敢肯定在世上绝无仅有。然而走进金丝峡深处,这石生树的奇观就不足为奇了,“石上树”“崖上树”“树上树”随处可见。怪不得这里的山石都长得皱巴巴的,原来就是为了露一手金丝峡的独活绝技!

金丝峡以窄而长著称,两山之间宽处数丈,窄处不足米,许多地方人要侧身而过,“跃猴峡”,“一线天”等处更是奇窄无比,峡底四季不见阳光,到处弥漫着湿气。两边山崖均如刀削斧劈,山体大多裸露少土。有一片土,便生出一簇簇一垄垄浓密的林木,有一条缝,便长出一行行爬腰弓脊的老树,就如喝醉了酒的苍老的哲人,虽然它们明显的现出营养不良的病态,却透着刚烈不屈的精神。古藤老蔓紧紧地缠绕着,依恋着,不时还挑出一串串逗人的小花,仿佛悄悄讲述着永恒的情话。不信你看青草和苔藓们,他们偷听着,嘻笑着,摇头晃脑地凑着热闹。我真敬佩它们有如此的好心情。它们没有丰厚的待遇,没有足够的营养,仅凭峡里的湿气维系自己的生命,几十年、几百年,甚至上千年,他们就这样以顽强的生命力去拥抱自己的春天,它们是金丝峡的精灵,是大自然的伟大的精灵!

金丝峡奇丽而神秘,金丝峡的春天更是浪漫而富有无限情趣。(文/徐志顺)

下一条:金丝归来不看峡,原来这一方山水竟这般好看!

关闭

党政机关

网站标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