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当前位置: 首页>>魅力鹿城>>旅游商南>>资讯>>正文
【精华美文】寻隐双巅(朱金华)
发布时间:2019-07-11  

丙申初夏,随商南县文联采风组一行,出山城,沿县河水流动方向一路向北,看河柳吐翠,赏碧波荡漾。那片开阔地,牧羊小伙儿挥舞长鞭在空中手腕一抖,“啪”,清脆而响亮,羊群顺势奔向山岭,倏忽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车辆停靠戏楼边,徒步向双巅迈进。

路口一溜楼房,询问地里舞弄庄稼的村民去双巅路径,农夫听说要去双巅,赶紧丢下手头活儿,来到跟前指引,言说顺着脚下这条土公路走过一个老屋场,到山岭后拐向小路,沿着那条小路一直向前就可到达双巅。

undefined

走过一段土公路,果然散落着几户农家,跟路口人家居住环境大不相同,这里泥巴筑墙,灰瓦盖顶,家家门前用荫棚遮盖,堆积着土墙一样高的香菇菌棒,见说要登顶双巅,热情着招呼到屋里坐。我们顺手采撷场院边树枝上水汪汪的樱桃,这些在街市上卖好几块钱一斤的嘉果,在这里你无需向主东招呼,任你树上树下轮番摘取,就连卧在树下的大黄狗都不汪汪一声,足见山里人的憨厚热情。

好多年前就计划去踏访甪里先生隐居处,总是琐事缠身未能成行,今儿个终于付诸行动。这位汉代高士与东园公、绮里季、夏黄公为避秦乱于商山结茅山林采食商芝轶事早有耳闻,那年在丹江北岸商镇四皓墓园拜谒时,已知园内甪里先生墓那培黄土只是衣冠冢,尸骨葬于隐居的商南县城北双巅山间。

这条人迹罕至的羊肠小道走起来着实吃力,坡陡路滑,杂草丛生,生怕有条蛇从草窝里窜出,小心翼翼着摸索前行。回望走过的路径,早被叶蔓遮盖严实,难觅足印。眺望远方,对面山洼一带白墙,升腾袅袅炊烟。树丛间一溜粉嘟嘟的花瓣,飘散刺玫芬芳,清新,悦目,让人心旷神怡。实在走不动了,席地而坐,稍事憩息,大伙儿不曾安分,大呼小叫着一会儿与杜鹃合影,一会儿有人摘取了草莓,还有在杈把果树前觅食红红的嘉果而忘了赶路。

“爬山爬了大半天,诸位歌师听我言,听我唱个《颠倒颠》。正月初一月明朗,二月十五过端阳,三月黄瓜上街卖,四月棉花白如霜,五月汤圆结冰冻,六月三九大雪扬,七月来把清明做,八月花灯闹嚷嚷,九月里来忙插秧,十月麦黄收割忙。冬月樱桃红似火,杨柳树下乘阴凉。腊月牡丹开得艳,姐在房中巧梳妆。歌师听我颠倒唱,三十晚上大月亮。”侧耳细听,这歌声是从隔梁传来,兴许是那个羊倌儿所唱,我们正议论着歌词的陈旧老套,现在的大棚菜早模糊了季节,莫说三月街上有黄瓜卖,就是腊月黄天,超市里不照样摆着嫩黄瓜嘛,还有唱到“五月汤圆结冰冻”一句,冰箱冰柜一年到头都冻东西。说着说着,这山歌声又起“反唱歌,顺唱歌,河里石头滚上坡。哥哥今年十八岁,妹妹今年三十多。外甥家婆门前过,家婆睡在摇箩窝,舅舅买来红罗帐,治下嫁妆嫁外婆。松树林里游泥鳅,瓦屋檐下鲤鱼卧,清水河里黄莺叫,高高山头鳖偎窝。世上太多不平事,歌师尽唱《颠倒歌》”……

转过山峁,高耸的一堵岩壁,一间庙宇矗立其上,我轻叹终于到达双巅,来过几趟的知情者告知,还得攀援一段陡峭山路才能到达顶峰哩。有人惊呼“这里有一间石室”。我循声望去,就在这堵峭壁脚下,从路上只能看到完整的岩石,走近几步,一间进深与开间平齐的石洞,几根朽木橫斜在洞口,我确信这便是甪里先生的隐居所在,双手合十向洞中礼拜,对两千年前的高士虔诚行礼。

再走一段路,到了一个场面宽阔的平台,那里蒿草没腰,外边围墙,内侧有一大殿,破败不堪,是后人用原有材料翻盖而成,门楣之上有雕砖,雕砖于明朝盛行,足见庙宇建造距今有久远历史。于内供奉甪里先生牌位,台座上有矿蜡、供果。围墙外那棵松,据说多次遭遇火灾,如今依然伫立在那里,满身虬枝,见证着这座庙宇的变迁。

立于山巅顶峰,沿途山民的热情好施,山花的芬芳四溢,还有商南山歌的诙谐风趣,至于古老的歌词,那是盛行在明清时代的老歌,无需去细揣摩。遥想甪里先生隐居在秦楚之间的商南境地,虽隐于山巅,一定不会感觉寂寥……

作者简介

朱金华,笔名精华,斋号:石尚斋,陕西商南人。从事金融业,兼职编辑。在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百余万字、书画作品两千余幅。书画作品参加全国、省展览并获奖,被日本姬路市、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等国家和政府部门收藏。文学获省级以上奖项10余次,散文《那湾河水》获“中国当代散文奖”,散文集《石尚斋散记》获“黄土屲杯”首届“丝路金融文学奖”提名奖。出版散文集《梦开始的地方》《石尚斋散记》。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,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、美术家协会会员,陕西省作家协会、书法家协会、金融作家协会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,陕西长安书画研究院商洛分院副院长,商洛市写作学会会长、诗歌学会副会长,商南县书画院院长。

上一条:号外!商南人福利来啦!闯王寨景区免费啦!

下一条:长安大学“文化惠民,艺心助贫”活动走进商南

关闭

党政机关

网站标识